不願抹去的那一屢絲絲念想

回憶很忐忑,說它是一種甜蜜,不如說它是一種解不開的毒,它折磨的你淚流滿面,又帶給你幸福的享受,可是一天天的,生活的習慣,使其遭受掩埋。時常一個人深夜聽著傷感的歌入眠,眼淚情不自禁地湧出,觸動的那根心弦,聲音已沙啞。好想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,無論結局如何,只希望夢裏的自己不讓自己失望。聽著《好久不見》這首歌,想起與你的點點滴滴,眼角慢慢的濕潤。記得那個夏天,依靠在夢;的邊緣的我,離你是那么近,仿佛又是那么遙不可及,抬頭望著天空,嘴角微微揚起,也許這樣是最好的距離。不曾忘卻,只因有你。

遠處不斷閃爍的燈光,忽現忽隱的慢節奏,似乎詮釋著什么。喧囂而困乏的塵世中,無所謂的紛紛擾擾,早已看不清,渾渾噩噩。沉睡的夢早已醒來,或許我們不曾想回憶,不願將它珍藏,但是歲月似乎使我們蛻變成了透明人,一個渴望得到命運眷顧的尋夢者。我們在人生這場戲中所扮演的角色,隨著遇到不同的人,心境也逐漸跳動著不一樣的節奏,忽好忽壞。我們流浪在不同的時代,有時困住無法脫身,有時呼喊沒有回應,冰冷的淚滴浸透內心,舍不得的最終放手,留著的那份羈絆也停在了屬於它的時空。

千瘡百孔對於我來說,只不過是成長中一道不痛不癢的傷痕,待它消去的那一刻,留下的也只剩那點漂浮念想。我們已經成長,不再是那一個天天喊著要吃糖的小屁孩,經曆許多,自然也成熟許多,我們蛻去的一層層稚氣,也只為過去的景添加了色彩,留給自己的只有充滿傲氣的枷鎖。我們依舊在行走,路上的磕磕碰碰應當早已習慣,痛過才懂得,什么叫傷,什么是痛。